首頁(yè) > 信用 > 正文

程豪: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路徑探索

新華財經(jīng)|2024年06月27日
閱讀量:

當前,全球價(jià)值鏈已成為世界貿易和投資領(lǐng)域的主要特征。面對全球價(jià)值鏈主導的國際貿易新格局,我國經(jīng)濟已深度融入世界經(jīng)濟,鞏固和增強經(jīng)濟回升向好態(tài)勢,必須加快培育外貿新動(dòng)能,鞏固外貿外資基本盤(pán),進(jìn)一步推動(dòng)外貿發(fā)展促穩提質(zhì),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資,不斷以高質(zhì)量發(fā)展為世界提供新動(dòng)力、新機遇,為構建開(kāi)放型世界經(jīng)濟注入強勁動(dòng)能。

2023年底舉行的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部署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擴大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從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探索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路徑,正確判斷中國進(jìn)出口貿易流向和結構變化,合理審視中國參與國際分工的程度和位置、貿易不平衡等問(wèn)題,這對中國積極謀劃全球價(jià)值鏈布局,制定和完善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政策以及加速實(shí)現產(chǎn)業(yè)結構優(yōu)化升級等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shí)意義。

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路徑研究的重要工具

在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開(kāi)展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路徑研究的工具主要包括國際投入產(chǎn)出表、貿易增加值分解方法和區域間投入產(chǎn)出模型。

一是國際投入產(chǎn)出表(Inter-Country Input-Output,ICIO)可以清晰地刻畫(huà)出各經(jīng)濟體的各產(chǎn)業(yè)部門(mén)的生產(chǎn)鏈,以及各經(jīng)濟體在國際分工中的直接和間接增加值創(chuàng )造活動(dòng),是全球價(jià)值鏈研究中至關(guān)重要的基礎數據。因此,ICIO模型被廣泛地應用于全球價(jià)值鏈分解或貿易增加值的測算方面。

二是根據Wang et al.(2013)的貿易增加值分解方法和最新發(fā)布的世界投入產(chǎn)出數據庫,對經(jīng)濟體出口貿易增加值進(jìn)行分解,在此基礎上對國內增加值、返回增加值、國外增加值、純重復計算部分等進(jìn)行分析?;谌騼r(jià)值鏈分解結果,分別從進(jìn)口和出口兩個(gè)角度構建相應的后向參與指數和前向參與指數,據此較全面地考察各經(jīng)濟體相關(guān)部門(mén)參與全球價(jià)值鏈的程度和方式。

三是區域間投入產(chǎn)出模型,由反映所研究區域經(jīng)濟系統要素之間相互關(guān)系的投入產(chǎn)出表和投入產(chǎn)出數學(xué)模型兩部分組成。因此,可以測算出中國各地區貿易(國內貿易、國際貿易)中隱含的各部分增加值,據此分析中國嵌入全球價(jià)值鏈和國內價(jià)值鏈的區域特征。

數說(shuō)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基本特點(diǎn)

從中國經(jīng)濟發(fā)展現狀研究來(lái)看,2000年-2021年,中國呈現出較為穩定的經(jīng)濟增長(cháng)態(tài)勢。從經(jīng)濟總量來(lái)看,雖然中國經(jīng)濟總量低于同期的歐盟、美國,但中國經(jīng)濟總量與歐盟、美國的差距越來(lái)越小。中國地區生產(chǎn)總值由2000年的12113.47億美元快速增加至2020年的146876.74億美元,期間增加了135936.77億美元,增加量比2017年中國的地區生產(chǎn)總值(123104.09億美元)還要多。

經(jīng)課題組測算發(fā)現,中國出口貿易中的國內增加值比例和國外增加值比例呈現出相反的變化趨勢。中國出口貿易中的國內增加值比例呈現出下降趨勢,其值由2000年的83.12%下降至2020年的80.16%。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國出口貿易中隱含著(zhù)不同程度的國外價(jià)值成分,其參與全球價(jià)值鏈程度總體都是在提升的。中國出口貿易中的國外增加值比例都呈現出上升趨勢,其值由2000年的12.93%上升至2020年的13.02%。中國正在進(jìn)行產(chǎn)業(yè)優(yōu)化升級,由全球價(jià)值鏈的低端向中高端環(huán)節攀升。

另一方面,中國全球價(jià)值鏈參與程度指數(包括后向垂直專(zhuān)業(yè)率和前向垂直專(zhuān)業(yè)率)呈現顯著(zhù)的上升趨勢,表明中國整體參與全球價(jià)值鏈的程度是在不斷深化的。其中,中國后向垂直專(zhuān)業(yè)化率由呈現先上升(由2000年的15.71%上升至2007年的23.14%)后下降(由2008年的21.42%下降至2020年的16.36%)的態(tài)勢,表明近年來(lái)中國后向參與全球價(jià)值鏈的程度有所降低。中國前向垂直專(zhuān)業(yè)化率呈現顯著(zhù)的上升趨勢,其值由2000年的13.24%穩定上升至2020年的15.66%,表明中國前向參與全球價(jià)值鏈程度在逐步加深。

多措并舉探索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路徑

立足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的基本特點(diǎn),進(jìn)一步加強全球價(jià)值鏈對外開(kāi)放水平需要重點(diǎn)考慮以下3個(gè)方面。

一是準確定位全球價(jià)值鏈位置,推動(dòng)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逐步全球價(jià)值鏈參與程度。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的前提是要在借助國際投入產(chǎn)出表、貿易增加值分解方法、區域間投入產(chǎn)出模型等分析工具的前提下,完成貿易增加值等相關(guān)指標的測算,找準在全球價(jià)值鏈中的地位。尤其是在發(fā)達國家利用全球價(jià)值鏈和全球產(chǎn)業(yè)布局掌控高附加值的全球價(jià)值鏈競爭基本格局中,需要將產(chǎn)業(yè)從追求數量增長(cháng)轉向追求附加值的提高。結合自身優(yōu)勢劣勢,合理制定目標,逐步向縱深和廣泛參與全球價(jià)值鏈漫溯。

二是加大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力度,保證高質(zhì)量的政策溝通,提升全球價(jià)值鏈角色地位。在全球價(jià)值鏈“斷鏈”“脫鉤”的現實(shí)考驗面前,需要進(jìn)一步推進(jìn)“引進(jìn)來(lái)”、“走出去”戰略,加大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力度,加強雙邊和多邊區域經(jīng)濟合作。面對全球價(jià)值鏈重構的新機遇,需要推動(dòng)共建區域高質(zhì)量發(fā)展,在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重要原則下,通過(guò)促進(jìn)高質(zhì)量的政策溝通、設施聯(lián)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為提升全球價(jià)值鏈角色與地位提供重要保障。

二是促進(jìn)科技人才健康成長(cháng),增加高水平國際化交流的開(kāi)放程度,增強國際競爭力。全球價(jià)值鏈的競爭優(yōu)勢的關(guān)鍵在于人才。通過(guò)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的交流方式,大力培養戰略科學(xué)家和有戰略科學(xué)家潛質(zhì)的高層次科技人才。支持青年科技人才挑大梁、當主角,給予充分的國內國際交流和培養機會(huì )。優(yōu)化人才發(fā)展機制和環(huán)境,完善人才評價(jià)體系。尊重科技人才,引導和激勵廣大科技工作者尤其是優(yōu)秀青年科技人才聚焦原創(chuàng )性創(chuàng )新和突破性成果的研究,增加全球價(jià)值鏈的國際競爭力。

作者:程豪 中國科協(xié)創(chuàng )新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

本文系中國服務(wù)貿易協(xié)會(huì )“全球價(jià)值鏈視角下推進(jìn)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路徑研究——基于互聯(lián)網(wǎng)統計學(xué)視角”項目(CATISPR-20240211)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新華財經(jīng)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fēng)險自擔。
傳播矩陣